1965年印尼排华事件30万华人遇害我国侨民头颅被挂道路旁示众

  2016年4月18日,一场由印尼政府主持的研讨会在雅加达召开,参与人员包括印尼当局政府官员、军队和政党代表、人权积极分子、历史学者以及宗教组织成员等各届人士,

  1965年9月30日,翁东带领印尼总统卫队捕杀了六名军队将领,发动了一场军事政变,随后政变被印尼军方苏哈托集团。最终原总统苏加诺被推翻,苏哈托上台。

  苏哈托继任总统后大肆宣扬中国政府参与军事政变的谣言,在印尼掀起了轰轰烈烈的行动。这场行动最后演变成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超过50万人遇害,其中至少有30万华人。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印尼随即爆发八月革命宣告独立,并成立印尼共和国,苏加诺凭借自身影响力当选总统。印尼刚宣布独立就遭遇英国和荷兰的入侵,苏加诺带领印尼人民奋起反抗。

  苏加诺在长期艰苦的斗争中树立了无人可比的威望,在印尼终于摆脱殖民统治真正独立后毫无疑问地再次当选为国家总统。新中国不久就与印尼建交,两国友好关系在反帝国主义和反殖民的斗争中不断加强。

  然而印尼虽然独立了,国内却依然存在很多隐患。印尼是个群岛国家,大大小小的海岛间距离非常远,岛屿间的关系也十分疏离,这使得印尼能够聚合成国的人文条件比较恶劣,国家内部的民族结构也非常复杂。

  因此印尼建国之初,其国民极度缺乏国家认同感,经济结构也是支离破碎,分裂隐患非常严重。苏加诺成为总统后采取极端化的中央集权措施,独揽大权实行个人独裁。这样的举动虽然存有他的私心,但也符合当下印尼的国家利益。

  然而苏加诺此前一直是通过政治手段进行斗争,没有发动过武装革命,他没有属于自己的嫡系军队,印尼重新建国后的军队效忠的也是国家而不是他个人。也就是说苏加诺没有军权,他只能依靠军方力量来维护中央集权制。

  印尼刚建国不久就接连爆发了几次分裂暴动,苏加诺政府凭借军方力量才将之摆平,这大大增加了军方的政治话语权。苏加诺急需另一方力量的支持才能制衡军方,维持住现有的平衡。

  权衡之下苏加诺选择了印共,他借印共之手削弱了国内地主势力,扫除了印尼建立现代经济体系的障碍。同时,苏加诺也赢得了广泛的民意基础,将自己的威望提升到了顶点。

  在苏加诺的扶持下印共得到了合法身份,从区区几千党员发展成为印尼国内第一大政治力量。至此,苏加诺和印共这方得了人心,而军方则掌握武装力量,双方在权力结构上达到了平衡。

  而平衡之下涌动着汹涌的暗流。苏加诺一方面扶持印共对抗军方,一方面又限制印共,禁止印共组建武装力量;而军方也注视着苏加诺和印共的举动,一旦发现对方越界,他们便会立马反击。

  对于成熟的政治体系来说,领袖只是一个代言人,失去这个代言人后他所属的政治势力可以迅速推出新的接任者,不会对现有政治秩序产生太大的影响。

  可在当时的印尼,苏加诺掌控了绝对的话语权,他和印共只是政治同盟关系,双发相互依存又彼此独立。苏加诺的权利更是建立在其自身威望之上,而这种威望无法传承给其他人。

  一旦苏加诺出现什么状况,其政治集团和印共的实力就会大减,他们与军方构成的平衡也将随之被打破。苏加诺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企图在军队中安插政委,还提出要建立武装化民兵组织的计划。这引发了军方的强烈不满,两个派系间的矛盾被迅速激化。

  1965年苏加诺病重,印尼各方势力蠢蠢欲动。陆军高级将领准备趁机发动政变,总统卫队以翁东为首的势力集团得知后决定抢先下手。9月30日,翁东等人在雅加达捕杀6名陆军将领发动政变,很快这场政变就被陆军少将苏哈托带队。

  “9.30事件”后苏哈托实际掌控了印尼军政大权,苏加诺一步步失去总统的权利,成为苏哈托登上国际舞台的垫脚石。苏哈托集团将政变发生的原因全部归咎于印共,并且制造谣言污蔑中国也参与其中。

  1965年10月,苏哈托威逼苏加诺解散印共,下令屠杀印共成员以及国内所有亲共人员,并且煽动印尼人民在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外,大肆宣扬对中国的仇恨,挑拨两国外交关系。

  印尼官方武装也多次非法入侵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大肆搜查外交人员的办公室和住所,并对他们进行强制搜身的人格侮辱。虽然苏加诺试图采取措施阻止排华运动的蔓延却成效甚微,整个印尼逐渐陷入极端排华情绪中,各地的升级成了暴动。

  在1965年仅剩的几个月里,印尼的华人们不仅要忍受暴徒的,还要面对印尼军警的严重迫害,他们很多人都倾家荡产、无家可归,被蹂躏和残杀的人也不少。

  1966年3月11日开始,印尼官方更为直接地参与了排华运动,他们直接发布驱逐和排挤华人的政令,对在印华人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了更大威胁,数以万计的华人死在了一次又一次的暴动中。

  据后来的不完全统计,至少有30万华人遇害,印尼的军警和暴徒们甚至还把被杀侨民的头颅砍下来挂在路边示众。中国政府为了保护本国侨民多次与印尼政府进行谈判,最终得以四次派船前往印尼接侨,体现了国家的担当。

  不干涉别国内政是中国一直秉承的外交原则,中国从未介入过印尼的争端,而苏哈托却为了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将中国对印尼政府提供的援助恶意污蔑为参与政变,并对印尼华人实施惨无人道的迫害。

  印尼军警和暴徒对中国驻印尼大使馆进行武装冲击,伤害中国外交人员,这在国际外交史上都是十分罕见的法西斯暴行。这场长达两年的排华运动应该受到历史的谴责。

  印尼政府多年来一直在刻意回避这场排华运动,当年的档案和资料基本被毁灭殆尽。2016年雅加达的这场研讨会是印尼政府首次支持对该事件的调查,也可以算得上是一种进步了。

《雄狮少年》涉嫌辱华被真相有时候并不重要

今年年底上映的《雄狮少年》在上映前可谓是引起了多方关注,央视亲自出手为其造势称其弘扬中国文化,更是登上了第十五批重点作品版权保护预警名单,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惨淡的票房,那么这其中究竟出现了什么问题呢?

对于时事有一定关注的朋友应该都知道,《雄狮少年》上映九天票房不到一亿的根本原因并不是电影本身差到了这种程度,而是因为其上映后被一众观众反映辱华遭到了集体。

圣诞节时笔者本打算去看一看被夸上天的《雄狮少年》,但是后来因为自身原因没有去看,本打算今天去看来着,结果网上铺天盖地的刷起了《雄狮少年》涉嫌辱华的事情,因为情怀最终也就没有去看,所以对于这部作品本身并不算有多了解,只是谈一谈自己所见所感。

据说《雄狮少年》本身的故事剧情还是不错的,只是塌鼻子、眯眯眼的人物形象看起来像是在讨好西方评委,想借此冲击一些国外动画大奖。当然这只是观众们看完电影之后的感受,导演本人并不是这样认为的。

按导演本人的话来说,塌鼻子、眯眯眼的形象原型其实是来自两广人的形象,这样设定是为了去除网红脸讲述普通人的生活,让大家把注意力放在故事本身。

这解释一出算是气炸了两广人民,而且着实有些牵强,毕竟如今社会体系下全国人民大交融绝大部分地区其实并没有特别突出的特征,而且这形象也并不是两广人民的普遍特征。

我们并没有看透人心的能力,并不能分辨出导演这番言论是否发自内心,而且从这一亿不到的票房来说观众的发言确实没有多少可信度,公道点来说这确实是件无头公案,但是这并不代表导演能够逃掉这个锅。

看完了上面那通长篇大论的朋友这个时候应该会好奇了,为什么笔者根本没去看《雄狮少年》就在这里大放厥词?其实《雄狮少年》事件发展到现在真相如何已经不重要了,套用西虹市首富的一句话就是“无论雄狮少年的初衷是什么,他都对得起这个结果”。

没错,看过《雄狮少年》的人并不多,导演的心思也没有彻底做实,但是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件宁可杀错不能放过的事情,所以哪怕《雄狮少年》导演的初衷是好的,也只能错杀,更何况他的初衷是什么我们谁也不能确定。

说到底《雄狮少年》事件发酵到如今 已经无关对错了,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辱华倾向已经出现了,哪怕这件事是网友臆想也只能错杀了,更何况《雄狮少年》本身的人物设定就和欧美对华人的侮辱形象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们无法判断事情的真相是什么,但是目前种种事实告诉我们外界对此的印象就是《雄狮少年》涉嫌辱华,如果我们给予这部电影宽容,那么下一次真的出现这种事情是不是随便找个理由就能够置身事外?

所以说无论《雄狮少年》是真的涉嫌辱华,还是空穴来风,《雄狮少年》都对得起这个结果。有些事情我们可以给予宽容,但是在有些事情上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我们都不能接受,因为这触及的是我们的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