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建工杯”篮球联赛直播通道已开启!

  方法一:打开岳西网微信公众号,点击自定义菜单栏【篮球联赛】即可观看网络直播

  协办单位:皖岳集团、岳西县融媒体中心、岳西县战马广告有限公司、安徽省岳西县文化体育发展有限公司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网络内容从业人员违法违规行为专用举报渠道举报电话举报邮箱:[emailprotected]

  网上历史虚无主义错误言论举报专区举报电话举报邮箱:[emailprotected]

一个村办篮球赛为何人人爱(一线调研·关注基层体育)

从早上到凌晨,现场球迷总有万人规模;哪怕已至午夜,网络直播观众仍能以十万计。因为赛场氛围热烈,有人将之与中国男篮职业联赛(CBA)做比,“村BA”之名不胫而走。

村中篮球赛,为何能吸引如此关注?寻常小山村,如何将比赛办出名堂?篮球赛出名后,给村子带来哪些变化?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走进了位于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腹地的台盘村。

台盘村是台江县台盘乡行政村,村党群综合服务中心门外,有两块露天标准篮球场,一面临街,另三面有阶梯式看台,最高处有21级。

这就是村里的“网红球场”。镜头中,赛场景象令人惊讶:看台座无虚席,不少人自备马扎、板凳;前排的席地而坐,身后的踮脚张望,更有人搬出梯子、踩上凳子;当地特有的斗牛号子“呜——呜——”响彻全场,夹杂着敲击锣鼓甚至锅盆的助威声、带着浓浓乡音的现场解说声……环场四顾满满当当,氛围堪比职业赛场。

“透过视频也能感受现场的炽热气息”“西南山间竟有这么好的赛场氛围”……十数天里,村里篮球赛的故事全网刷屏,浏览、点赞、评论持续升温。有人专程前来直播,各类媒体跟进报道,“村BA”甚至扬名海外。

所谓“村BA”,其实是村里的传统活动。台盘村272户近1200人,多为苗族。农历六月六,是当地苗家农事节日“吃新节”。按惯例要办斗牛、赛马、吹芦笙、唱苗歌等文体活动,篮球赛则是传承已久的重头戏。

“台江县有9个苗族支系,逢年过节,十里八村各自办赛,相互参赛、观赛。”47岁的村民杨光炳说,“据说在1950年,村里就有篮球场。农忙晒谷子,农闲打篮球,人气一直不低。”

过街穿巷,老球场现身于两栋民房之间。水泥地面上的标线已经模糊不清,村里木匠手做的篮板摆在一边。在这里,杨光炳打小跟着父辈练球,年轻时代表村子参赛,直到岁数渐长,再难适应比赛强度,转而成为场边的观众、孩子的教练。村里篮球人口不断增长,老球场也渐渐不敷使用。2016年,村委会牵头、乡亲们出力,标准球场建成投用,篮球赛也就此规模化,从县内村寨参与到如今省内各地参赛。

时光流转,当年的民间高手成了如今的铁杆球迷,新球场陪伴着新生代球员和观众成长。对于乡亲们,“村BA”已是生活中不可缺又太常见的内容。

7月20日,“吃新节”篮球赛女子组、少年组、中年组、村村组和自由组5场决赛轮番上演。

看球的人一如既往的多。老大爷自邻村步行7公里远道而来;小伙子从五金店借来人字梯登高而望;两夫妻为占个好座位,顶着日头轮流撑伞等待;母子俩没挤进球场,借用村委会电脑收看直播……比赛从上午打到凌晨,大伙也从清早守到夜半。

“村里不少娃正读中学,所以今年比赛延迟了些。”参与比赛组织工作的岑江龙说,“176支参赛队,从7月12日打到20日,有的比赛只能凌晨开场。”

村民自主办赛,是“吃新节”篮球赛的传统。村里成立了篮球协会,岑江龙正是会长,带着年轻人担起组织工作:有人对接报名球队,有人采购体育用品,有人担当裁判,有人现场解说,有人负责计分,有人维持秩序。

球员主要来自各村寨。42岁的李正恩是台盘村队主力,平时在外务工,过节总要返乡参赛,这次他参加了村村组和中年组的比赛。球队最终止步四强,李正恩一边当观众,一边帮忙维持赛场秩序。24岁的朱光华来自铜仁市,在自由组比赛中遭遇一轮游。他打定主意明年再来,“黔东南不少村子都办赛,但台盘村年年不落,还是少见。”

比赛裁判也多是本地居民。“主场办赛,关键是吹罚公平公正,人家才愿意再来。”31岁的吴小龙是台江县城关二小体育老师,在村里执裁已有15年。乡里乡亲,讲究传帮带,村里裁判已有十几人,还常到邻村吹比赛。

“太阳上山唱一回,太阳下山也不回,叫上月亮来作陪,东南西北,生活有滋味……”中场休息,山歌响起,杨光炳的妻子蒋志梅带着苗家啦啦队登场表演。头颈的银饰随着舞步叮当作响,观众也随着音乐打起节拍。有时,中场休息还设游戏环节,妇女儿童投篮中的,即可获得饮料、西瓜或者猪脚,奖品多是当地特产。“主要是活跃气氛,让观众深度参与。”岑江龙说。

从竞赛组到气氛组,村民包干到位、有模有样。本乡本土的民间高手、深度沉浸的赛事体验,让“村BA”总是不缺喝彩。

贵州省“美丽乡村”篮球联赛办进村里,以农民群众为主体,奖品有黄牛、香羊、小香猪

因为篮球氛围好、办赛水平高,7月30日,台盘村又迎来一项重要的篮球比赛——贵州省“美丽乡村”篮球联赛黔东南州半决赛。

“‘美丽乡村’篮球联赛是贵州第一个以农民群众为主体的大型体育赛事。比赛从村级一直打到省里,在省内参赛人数最多、运营周期最长。”贵州省体育局群体处工作人员刘上博介绍,截至8月16日,赛事在各市州覆盖2624个村镇、进行5457场次,共有30438人参加。

这一次,赛事组织由体育部门接手,比赛保留了“吃新节”篮球赛的味道——既有“专业范”,也透着“原生态”。

“参赛队员必须是本地农村户口,本地务农的,做小生意的,还有外出务工、特意赶回来的。”岑江龙说,球场仍然不收门票,裁判也多是村民,啦啦队依旧表演民族特色舞蹈,解说员在普通话和方言之间不断切换……8月2日比赛结束,第一名获奖黄平黄牛一头,第二名夺得榕江塔石香羊两只,第三名则领到从江小香猪两头。

贵州素有篮球传统,最早可追溯至1908年。近年来,省内体育场地数量增长明显,为举办“美丽乡村”篮球联赛提供了坚实基础。据贵州省体育局数据,截至2021年,全省建成城市街道室内外公共健身设施15478个,乡镇、行政村(社区)农民体育健身工程16437个,人均体育场地面积达2.06平方米。

黔东南各市县的16支参赛队,在台盘村进行了4天27场比赛。据台盘乡政府初步统计,场均现场观众超过1.5万人,每天未能进入现场的群众超过1万人。各平台网络直播的累计观看人次上亿。

这一番热闹景象,足以给人美好预期:以“美丽乡村”之名,让“村BA”在各地开花结果,更好满足乡亲们的精神文化需求,也以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激发乡土活力。

8月9日晚,台盘村篮球场又迎来新一轮较量——佛黔协作篮球交流赛。来自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的男、女篮球队与当地球员进行了多场友谊赛。

“呜——”篮球进筐,看台上响起熟悉的欢呼。杨光炳忙放下手中活计,探着身子望向赛场。他和蒋志梅在坝子上摆起粉面摊位,既做生意又当球迷。“吃新节”篮球赛打了8天,两口子摆摊净利润三四千元,高于平时打工所得。

据台盘村党支部书记张寿双介绍,“吃新节”篮球赛期间,村里规划近500个摊位,接待游客40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2154万元。办比赛、迎客流、促增收,村里的餐饮、住宿,在“村BA”走红前就已经发展起来。张寿双说,2021年台盘村人均收入超过1.3万元,“比赛带来的收入占大头”。

“既能促团结,又能富口袋!”吴小龙说,大家的办赛意愿和由村民捐资的办赛支出,都“水涨船高”。据介绍,早年的比赛奖品是一面锦旗,后来升级为大米和球衣,到如今奖品变奖金。今年,少年组冠军奖金3066元,最高的自由组达到20066元——金额零头寓意“六月六”。

来自台江县投资促进局的驻村张德,今年第一次深度参与“村BA”:“吃新节”前,村委会要审核、备案村篮协的办赛方案;比赛期间,村干部要组织县乡村三级200余人的志愿服务队;“村BA”出名后,大伙想到注册商标,张德负责联系市场监管部门,“如果能成,可以整合赛事、旅游资源,打造村里的品牌!”

张寿双相信,“村BA”还会带来更多机遇:“村里希望以此为契机,办好篮球赛,也跟周边村镇联合,发展旅游项目。”8月23日,村民大会召开,大家一致同意,先从新球场改造做起。张德介绍:“加盖更衣室、洗手间、媒体室,拓宽通往看台的通道,以此升级球场功能、改善村容村貌。”

村里体旅融合的想法也得到了地方的认可。“县里有说法,积极探索建设乡村体育旅游综合体,培育乡村文化、体育休闲、赛事旅游等,加强体育文化与旅游的融合发展。”台江县体育中心主任张斌说,“想办法把‘村BA’的招牌‘打’出去,把台盘村的致富路‘赛’出来。”

“摆摊篮球少年”石学念用镜头发现更多“自己”

不到两年间,21岁的石学念通过短视频、直播在互联网上有过两次明显的“走红”。

去年年初,在自家杂货店前,他系着红格子旧围裙,在布满尘土的砂石路上娴熟运球,结果因地面湿滑不慎滑倒。这一幕被朋友收进镜头,转化为短视频在抖音获得255万点赞,他成了“摆摊的篮球少年”,热评称他:“身上穿着的是生活,手上拍着的是梦想”。

今年4月,贵州师范学院“地区杯”篮球赛半决赛中,终场前2秒,被两名对手包夹的他接球后瞬时转身,干拔3分,篮球应声入筐。穿着绿色背心的少年像一颗流星撞进湖泊,震起满场声浪。这记绝杀不仅帮球队晋级决赛,也宣告在伤病和质疑中蛰伏了一年的他强势回归,绝杀的视频收获了236万点赞。网友称他:“脖子以下全是心脏”。

篮球让更多人注意到石学念,其中包括北控男篮主教练马布里,他向石学念发出邀请,到北京参加篮球训练营。石学念家在贵州省黔东南州镇远县江古镇大岭村,借此机会,他和哥哥带着父母一起前往北京,这段美好的记忆被他通过直播与119万关注者分享。在看升旗仪式时,他被陌生人认出来,训练营开营时,他成了媒体聚焦的对象。

在舆论中翻滚了两年,石学念早已学会从容应对扑面而来的关注,但父母显然对儿子的影响力有些猝不及防。透过摄像机和录音笔垒起的“墙”,他注意到母亲躲在角落里掉眼泪,“我妈一定没想到儿子打篮球能获得那么多尊重吧。”这个细节捻进石学念心里,“这是我第一次陪他们出远门,以前是他们帮我圆梦,今后换我来帮他们。”

如果把石学念的篮球梦比作爬山虎,父母就是它牢牢依附的墙,竭尽所能托着它生长。

小学四年级,篮球第一次让石学念眼神发亮。“最近台盘村的‘村BA’通过直播受到大家关注,我觉得‘出圈’是必然,因为这种篮球的‘天亮文化’(即当地人痴迷打篮球,往往打到天亮——记者注)在我们黔东南,甚至整个贵州已经存在很多年了。”石学念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回忆儿时去看农动会篮球赛的盛况,“大冬天,为了赶早上8点的球,男女老少,村里但凡手头没事的人,天没亮都起了,结伴开面包车、骑摩托车去10多公里外的赛场为自己村的队伍助威。”他至今记得皮卡车后车斗集结的寒意,更回味让他打心底发暖的这种凝聚力。

“小观众”石学念萌生了代表村里打比赛的愿望,父亲花15元为他买了一个篮球,却意外地发掘了儿子的天赋。在简易的球场,穿跟专业不沾边的球鞋,“瞎玩儿”得认真的石学念被学校老师注意到,“可以送去培养一下”。

湖南怀化的一个训练营让石学念真正接触到“篮球训练”。“我家经营杂货店,离家三四个小时的车程,爸妈来下货时也能看我。”父亲开着家里的皮卡车送儿子开始了人生第一次背井离乡,临走时,夫妻俩捧出一双黑色的专业篮球鞋叮嘱:“照顾自己,好好训练。”

“国产名牌,400多元。”石学念记得父亲掩饰不住的震惊,“当时村里的农民帮人干一天活儿大概60元,买双鞋相当于一个农民干7天活儿的收入。”看着新鞋,石学念又惊又喜,直到父母转身上车后,他当着教练眼泪止不住地流,“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比所有人都刻苦”。

困了,3个孩子挤上一张床;饿了,楼下“苍蝇馆子”扒拉碗煲仔饭,20多天每天如此。但篮球带给石学念的快乐足以让他忽略生活条件的匮乏。他带着以前在场边观赛的问题咨询教练,第一次知道“发边线球也能完成配合”,了解到“最简单的基础训练往往最重要”,尝到了进步的甜头,他开始给自己加码,“别人练300次,我可能练1000次”。等第二年再回训练营时,他已经能辅助教练监督训练了。

初二时,技术提高的石学念如愿代表村篮球队参赛,他听到人们议论自己“像小摩托车一样跑这么快”“像只猴子一样打这么精明。”赞誉声中,他享受靠一己之力力挽狂澜的瞬间,直到高二那年,在广东宏远俱乐部的训练营了解到团队篮球后,他才意识到,自己以前打球“太独”,“当大家水平都接近时,我才发现,单靠自己的力量很难改变局面,我必须学会相信队友。”

去广东,石学念奔的是一个职业球员的梦。父亲掏出6000元,相当于两个月工资,支持儿子去看更大的世界。但竞技体育世界展露了残酷的一面,在训练营中,尽管表现优异,但身高不到1.7的短板,让那列开往广东惠州的火车最终没能载着石学念抵达职业球员的站台,教练组建议他考大学,把篮球作为特长培养。2018年,他以体育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入贵州师范学院体育教育专业。

“谁说小个子就不能打球?”石学念笃信,即便自己无法成为职业选手,也能成为民间“小个子球员的天花板”。事实证明,当一次次踏出舒适圈去总结、去突破、去坚持后,他反而成了于大众而言更具“借鉴意义”的榜样。自从短视频、直播中的训练日常受到关注后,石学念收到大量抖音网友的私信,“小个子球员怎么练弹跳力?”“你的3分为什么那么准?”“上学和打球时间怎么平衡?”问题颇具针对性,让他意识到分享的力量,因此,石学念常在直播间给五湖四海爱篮球的孩子们讲讲球、聊聊家常。

石学念打小就喜欢分享,尤其在篮球这件事上。高二时,他已凭借球技在几个邻村间小有名气,为了带动大家提升篮球水平,他在暑假期间义务当起了教练,给相邻村寨的同龄人或小孩子上篮球课,“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将从外面学来的本领,教给更多人。”慢慢地,石学念发现,他传递的不仅是篮球,更是关于山村之外的想象,“有几个孩子不喜欢学习,也不喜欢打球,想着就是混到一定年纪出去务工,但我会把自己出去打球、上大学看到的情况跟他们讲,鼓励他们要凭本事走出去,现在有两三个原本考不上高中的孩子已经顺利升学。”

接触篮球越久,石学念越觉得,这个600多克重的球体转动时,不仅能看见赛场上的胜负,也能窥见生活的更多面貌。

第一次在网络上走红后,商业比赛、广告活动纷至沓来,原本想借此“看看外面世界”的石学念却被突至的伤病挡在机会门外。一次比赛中,他左腿反着关节落地,全身重量压了上去,脚踝和膝盖严重扭伤,“没有断腿已经非常幸运。”但比伤病更困扰他的是,连续拒绝多个活动后,“篮球少年不过如此”的批评和质疑声量渐大。

“他们不了解我,为什么那么评价我?”有心无力的委屈让他经常失眠,他整夜看科比等球员的视频,学习他们走出伤病和质疑的办法,石学念一心想回到训练场证明自己。“除了受伤的腿之外,我每天都保持其他身体部位的训练,坐着运球,保持球感。”唯一让他避之不及的是去赛场看球,“会牙痒痒,太想上场。”因此,当他重返赛场完成令他再度走红的绝杀后,石学念泪水忍不住翻滚,煎熬似乎画上了句号。

“现在仍有质疑的声音,但我已经有了颗平常心。”时间像一个调料高手,把那段苦楚酿出了新的滋味,石学念最近总会想,“如果当时没受伤,我顶着关注走出去了,可能会觉得一切来得太容易。但经历这次磨练,我成熟了很多,无论是篮球还是生活,遇到事情我也能坦然接受。”更让他欣慰的是,和自己有着同样热爱的孩子们,因看到他的故事而受到激励,正在勇敢追逐篮球梦想。

今年夏天,石学念大学毕业,他打算从事篮球自媒体和青少年篮球培训。在他看来,中国的山与山之间,河与河之间,一定还有更多像自己一样坚持打球的孩子,以及像“村BA”一样活跃的体育赛事,“只是我正好乘上了短视频、直播新媒介的东风,被大家关注到,我是幸运的,因此,我希望能持续接力,去培养更多像我一样的‘山里娃’,发现他们背后的体育故事。”

山东省男子三人篮球联赛激战正酣 决赛阶段山东电视体育频道全程直播

山东电视体育频道消息,在8月8日全民健身日即将到来之际,由山东省篮球运动协会主办,山东超三体育、山东电视体育频道运营的2022山东省男子三人篮球联赛首站比赛在青岛李沧万达广场打响。来自全省各地的12支队伍将在为期两天的时间内展开激烈角逐。

本届赛事第一个比赛日为小组赛,第二个比赛日为排位赛。第一比赛日12支队伍抽签方式分成两个小组,每个小组六个队伍进行单循环比赛,两个小组前四名进入第二比赛日八强排位赛。两个小组第五、六名队伍第二比赛日进行交叉淘汰决出9-12名排名。八强队伍采用交叉淘汰方式,直至决出1-8名排名。

参加首站赛事的12支球队分别是:泰安领振实业、青岛篮橄中心、聊城远达红旗、中铁建工、德州德达集团、日照迈动、威海虎鲸卫篮球青训、潍坊、临沂鑫海科技、一汽奥迪、济南快爱特红旗、滨州永利。

首站赛事的决赛阶段将在8月7日晚上打响,19点20分,山东电视体育频道将在电视端全程直播决赛阶段的比赛。除此之外,闪电新闻客户端,山东电视体育频道官方抖音号、微博号、视频号以及闪电体育头条号也将全程直播所有场次的比赛。

本次赛事由山东男篮队员陈培东担任赛事推广大使,赛事的比赛日均在双休日,累计打近300场比赛,期间包括6站分站赛及1站总决赛,举办城市为青岛、济南等七个地市,首战比赛计划设在青岛李沧万达广场进行,第二站比赛计划设在日照万达,第三站比赛计划设在潍坊奎文万达,后续比赛地点也将会陆续公布。每站分站赛由12支队伍分组展开角逐,根据六站分站赛及总决赛积分最终排名。赛事总奖金40万元,12支参赛队根据积分瓜分奖金。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拨打新闻热线,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诚邀合作伙伴。

问政山东|“断头桥”长期停工 村民绕路出行 枣庄峄城区区长:争取9月底之前完工

问政山东|地下管网改造中断 小区“千疮百孔” 枣庄市长:明天我到现场看一下!

走在前 开新局丨从1毫米到100毫米都能削铁如泥,这束光让临沂激光产业“奔腾”起来

问政山东 为省成本环城公交早下班 枣庄市长:社会效益放首位 我们不能省!

为印度尼西亚量身定制的时速350公里高速动车组在青岛下线亚太国际智能装备博览会在青岛举行